首页>>行业动态>>环保热点
盛名之下环保产业更需要冷静
文章来源:青岛市环境保护产业协会   阅读次数:1416   发布时间:2016年03月24日 12:10:42

近年来,环保利好政策频传。业内纷纷热议,随着相关配套政策后期的进一步落地,环保产业有望掀起新一轮的投资热潮。但是,这对骤然升温的环保行业,真的好吗?博天环境集团董事长兼总裁、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会长赵笠钧近日发表看法,呼吁资本的进入应更加理性。

实际上,应该回归理性的不仅是资本,还包括国家的环境治理目标手段。去年10月召开的十八届五中全会,提出了“创新、协调、绿色、开放、共享”的五大发展理念;2016年全国环境保护工作会议上,环境保护部部长陈吉宁提出,要提高环境管理系统化、科学化、法治化、精细化和信息化水平。

业内人士表示,无论是国家宏观经济发展,还是环境治理包括环保产业发展都存在回归理性的需求。

宏观经济变了,环保业务也得调整

以前主要服务于高污染、高耗能行业的环保企业,现在要积极转型,寻找更广阔的市场

“十三五”期间,在绿色发展理念和供给侧改革的推动下,我国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将产生调整。两会期间,李克强总理在十二届人大四次会议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,已经明确要重点抓好钢铁、煤炭等困难行业去产能,运用经济、法律、技术、环保、质量、安全等手段,严格控制新增产能,坚决淘汰落后产能,有序退出过剩产能。

今年1月2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,再压缩粗钢产能1亿吨~1.5亿吨的目标。同时,国务院有关文件规定从2016年开始,用3年~5年的时间,煤炭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、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。

有专业人士分析,供给侧改革的工作目标是要达到市场供需基本平衡。目前煤炭行业离目标仍有很长的路要走,未来关闭大量煤矿存在超预期的可能性比较大。

“这对环保企业提出了新的要求,如果一家环保公司以前主要服务于高污染、高耗能的工业企业,现在就要积极转型,寻找更广阔的市场了。”赵笠钧介绍说,通过博天环境的业务可以看出我国产业发展的变化,不同阶段有不同的业务结构。

据了解,1995年博天环境进军养殖废屠宰水处理行业,1999年做啤酒行业废水处理,2000年拿下不少三峡库区项目,2004年奶制品行业废水处理份额较大,2008年开始煤化工行业废水处理开始占较大业务比重。这与当时的行业发展密不可分。

“当意识到煤化工规模不能再次扩张时,我们决定提前改变,不能依赖于一个行业。”赵笠钧说,企业发展需要居安思危,预判未来行业发展趋势,早作打算。2004年,博天环境开始接洽市政和园区项目,将业务转移到这些领域;2008年,成立了海外事业部,发展国际市场业务。同时,打造家庭环境管理专家,开展智慧环境管理,推出了博乐宝净水器等家庭净水设备以及环境监测检测平台。

业内人士指出,“十三五”期间,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,我国的宏观经济方面也将发生两点变化:第一,注重科技创新,高新技术产业和企业将得到发展。第二,我国的能源结构将产生变化,新能源发展动力强劲。比如,仅从电力行业来看,就可能产生从火力发电到核能发电的转移。

赵笠钧认为,即使留在钢铁、煤炭等高污染、高耗能行业的环保企业,也要面临着技术进步的压力。从经济角度来看,环保技术再先进,对企业来说也是经济成本,容易导致产业转移。在我国环境标准提高和工业企业经济压力加大的情况下,环保企业要通过创新技术,提供效果佳且低成本的解决方案。

环境治理更注重系统性,体现效果

环境治理需要系统性调理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环保企业也要具备综合环境治理水平

“以前的环境治理注重总量控制、减排指标等数字,导致公众对治理效果没有直观感受。‘十三五’转向以环境质量改善为核心目标后,有助于公众更全面地环境治理,切实看到治理效果。”赵笠钧说。

环境质量的改善,要让公众看得见、感受得到,这对政府的环境管理和企业的环境治理技术都提出了新要求。

从政府方面看,环境管理也将注重系统化、科学化、法治化、精细化和信息化,环境治理将从点源转变为系统性治理。比如,从一个工业企业或城市污水处理厂的管理,到整个流域的环境管理。

在这一过程中,赵笠钧认为,我国环境污染是几十年发展积累的问题,治理不能太急切。对于3~5年短期内不能治理好的问题,政府在思考这些问题上应该更加理性,做好系统性的规划。

以土壤治理为例,目前业界都在期待“土十条”的出台,预测有万亿市场待开启。而环境保护部部长陈吉宁也曾明确表示,即将出台的“土十条”一大重点是开展详细的土壤污染详查,摸清家底。其将分别针对未污染土地、正在污染的土地、已经污染的土地分类做好风险管控,在风险管控的条件下做好修复。

特别是在今年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的记者会上,他指出,要解决科学技术问题,提高科技保障能力,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,强化目标考核。

“从部长的几次讲话中可以看出,我国土壤污染治理工作的开展将比较理性。就像西医与中医的关系,有的问题是西医动个手术就可以解决的,而环境治理需要中医进行系统性调理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。”赵笠钧认为,特别是土壤治理,更要有步骤地推进。

“十三五”期间,除传统的水、气、固废等污染治理,公众看不见的VOCs、土壤和地下水污染治理也应该成为重点。“因此,‘十三五’规划中,环境治理要更加系统,不能公众看到什么才治理什么,而是要更加全面地对环境治理进行规划。”赵笠钧说。

系统性的环境治理,对环保企业也提出了新要求:要具备综合环境治理水平。对此,博天环境也正在通过不断的技术进步和模式创新,努力成长为生态环境综合服务商。

未来,随着我国对环境管理和治理效果的要求提高,检测监测业务将大力发展。博天集团已经针对此类业务做了提前打算,并早在2014年就进行了布局,成立了以环境第三方检测监测和咨询为主要业务的环境服务平台——博慧检测。今年1月,博慧检测北京实验中心正式成立。

产业发展和资本注入应更趋于理性

传统环保业务的市场尚不成熟,过热的资本下,环保产业存在“虚火”;行业内部应加强技术进步和自身能力建设

从2010年,国务院将节能环保产业列在了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首;到2016年两会期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,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节能环保产业,把节能环保产业培育成我国发展的一大支柱产业。

只用了短短十数年,环保产业从“边缘”跃升为“支柱”。而赵笠钧在此前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的报告中指出,尽管近来政策扶持力度加大,引导了环保产业市场化、规模化扩容,但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,环保产业仍处于发展初期,要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性产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

目前,环保产业在经济转型升级发展中呈现了新形态。比如,并购整合风起云涌,行业内部一方面纵向整合及延伸环保产业链;一方面横向联合,实现规模化发展和精细化管理。

而去年以来,不少行业外企业纷纷进军环保行业。大批国企因业务转型需要,借助资本优势而竞相涌入环保行业,加速了产业格局的调整,比如葛洲坝集团、中国石化、中冶集团、徐工集团、中国铁建、中国建投等都开始跨界战略布局环保市场。

“十三五”期间,环保产业仍可能以其稳定的收益吸引着各界关注。特别是近几来,PPP模式和第三方治理得到力推,环保产业市场空间巨大。同时,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,PPP模式4次被提及。而环保类PPP项目占比较大,因此,“十三五”期间,各界将更加看好环保领域。

赵笠钧认为,目前环保产业正处于“江湖混战”。从整个行业来看,九成企业为年收入不足千万、人数不到50人的小企业。大量资本的涌入,促进了环保的发展,为环保行业带来了一股新的动力,并促成了一系列的并购和整合。行业并购推动环保企业的竞合融通,形成大规模综合性的环保集团,更好地满足了经济新常态下的“环境刚需”。

但是,行业过热容易产生不理性的行为,特别是在外来资本的冲击下,环保行业容易出现恶性竞争。不久前,杭州钢铁集团低价中标浙江温州中心片污水处理厂,在业内引起了强烈反响。在这样的影响下,行业内不少中小型环保企业也有可能步入低价中标的怪圈。

“资本介入放大了行业成长的预期,环保产业正在被各种力量左右,过快发展可能会带来诸多隐患。”赵笠钧认为,过热的资本下,环保产业同时存在“虚火”。当前资本界对环保领域预期过高,实际上传统环保业务的市场尚不成熟,要找到好的投资标的存在一定困难。

他建议,一方面,资本的进入应该更加理性。从事环保行业的投资,不能仅仅是对赌协议式的财务型投资,投资者需要对行业有更为深入地了解,展开战略型投资才更有益产业的发展。同时,注重投资对于市场有清醒判断、布局未来的环保企业。

另一方面,在资本过热的情况下,环保行业内部目前技术、模式和经验准备不足。未来应该加强技术进步、自身能力建设,以及行业企业间的竞合与融通。

转自中国环境报